大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行政处罚

裁量权基准制度

 

    第一条 为规范劳动保障行政处罚裁量权的行使,确保法律、法规、规章的正确有效实施,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劳动保障行政处罚相对人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等法律、法规和规章,按照《辽宁省规范行政裁量权办法》(省政府令第252号)和辽宁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规范行政自由裁量权的意见》(辽政办发〔201424号)要求,结合我市劳动保障行政执法实际情况,制定本制度。

第二条 本市各级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和受委托的监察执法机构(以下简称劳动保障执法机关)在对用人单位劳动保障违法行为实施行政处罚并就法律适用、处罚种类以及罚款幅度行使裁量权时,适用本制度。

第三条 本制度所称劳动保障行政处罚裁量,是根据当事人违反人力资源社会保障法律、法规和规章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危害程度等因素,将法律、法规和规章规定的处罚幅度,按照合法合理、公平公正、过罚相当的原则,进行合理细化分解,以此约束行政处罚裁量空间。

第四条 在实施行政处罚时,劳动保障执法机关要依据法律法规及规章的规定进行,不得超越法律法规和规章规定的种类、幅度范围等滥用处罚裁量权。

第五条  正确行使处罚裁量权应当遵循的基本原则

(一)公平、公正原则。行使处罚裁量权应当平等对待被处罚的当事人,不得以外在因素差别对待当事人。对违法事实、性质、情节以及所造成的社会危害程度相当的违法当事人实施行政处罚时,适用的法律依据、处罚种类和幅度应当基本一致。

(二)过罚相当原则。行使处罚裁量权,必须与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所造成的社会危害程度相当,综合考虑法律因素和事实因素。禁止处罚畸轻畸重、重责轻罚、轻责重罚。

(三)处罚与教育相结合的原则。行使行政处罚裁量权,应当既制裁违法行为,又要教育当事人自觉守法、自我纠正。

(四)程序正当原则。行使行政处罚裁量权,应当遵循法定程序,告知当事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依据及裁量标准,认真听取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告知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对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应当进行复核;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或者证据成立的,应予采纳。不得因当事人申辩而加重处罚。

(五)综合裁量原则。行使行政处罚裁量权,要综合、全面考虑案件的主体、客体、主观、客观及社会危害性等具体情况进行裁量,不能偏执一端、考虑片面对当事人作出处罚决定。

(六)行政处罚先例原则。行使行政处罚裁量权,对违法事实、性质、情节、社会危害程度和行政管理相对人主观过错相同或相似的同一类型违法行为,应当参照一定时期内本执法系统对同类违法行为已作出的行政处罚先例。适用先例原则的结果,应当使相同或相似的违法行为受到的行政处罚的种类、幅度及程序一致或基本相同。

参照先例,并不妨碍在说明特殊理由的前提下做出例外的裁量。

第六条 劳动保障执法机关实施行政处罚时,应当考虑以下因素,进行综合裁量:

(一)违法行为危害后果因素,包括是否造成劳动者死亡或伤残、是否涉及劳动者众多等;

(二)违法行为人主观因素,包括是否有主观故意、是否履行相关法定义务、是否采取改正等消减危害后果的措施、是否积极配合行政执法、是否有擅自隐匿、转移资产或伪造、转移、销毁其他证据的情况等;

(三)违法行为性质因素,包括违法行为是否持续较长时间、是否在近两年内因同类违法行为受到行政处罚等;

(四)社会影响程度因素,包括是否受到国内或国外媒体关注报道、是否造成劳动者反应强烈或群体上访等;

(五)政策、标准变更或不明确等因素;

(六)其他应当予以考虑的因素。

第七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法不予行政处罚:

(一)违法行为轻微并及时纠正,没有造成危害后果的;

(二)违法行为在两年内未被发现的(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三)其他法定不予行政处罚的。

第八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从轻行政处罚:

(一)违法行为涉及的劳动者人数较少或者未造成严重后果的;

(二)违法行为人非主观故意的;

(三)违法行为人积极配合劳动保障监察部门查处违法行为的;

(四)违法行为性质轻微,且未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的;

(五)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其他可以从轻处罚的情形。

有从轻行政处罚情节的,应当在法定处罚幅度内选择较底限额确定处罚标准,但不得低于处罚幅度所设定的最低处罚标准。

第九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从重处罚:

(一)违法行为涉及劳动者人数众多,造成群体性上访等严重社会危害和不良影响的;

(二)违法行为人主观故意,或者拒不采取改正措施的;

(三)违法行为人故意隐瞒事实,弄虚作假,拒绝、逃避检查,或者伪造、销毁、隐匿有关证据材料的;

(四)违法行为人连续12个月内已受到2次以上较大数额罚款处罚的;

(五)违法行为造成重大社会影响的;

(六)胁迫、诱骗、教唆他人实施违法行为的;

(七)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其他可以从重处罚的情形。

有从重行政处罚情节的,应当在法定处罚幅度内选择较高限额确定处罚标准,但不得高于处罚幅度所设定的最高处罚标准。

第十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按照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最高标准予以行政处罚:

(一)危及公共安全、人身健康和生命财产安全,严重扰乱社会管理秩序、市场秩序并造成重大危害后果的;

(二)抗拒检查,妨碍公务,暴力抗法等尚未构成犯罪的;

(三)对举报人或者行政执法人员实施打击报复,经查证属实的。

违法行未构成犯罪的,应当依法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当事人的刑事责任,不得以行政处罚代替移送。

第十一条 对劳动保障诚信单位的行政处罚可以降低1个裁量标准档次处罚,对失信单位提高1个裁量标准档次处罚;没有阶次划分的,对劳动保障诚信单位的行政处罚按裁量标准下限执行,对失信单位按裁量标准上限执行。

第十二条 劳动保障执法机关应当建立行政处罚裁量依据和行使程序公示制度,完善重大、疑难和复杂案件集体讨论制度和重大行政处罚案件审查备案制度。

第十三条 劳动保障执法机关案件审理部门应当对行政处罚案件中违法事实、理由、依据、程序和处理建议进行认真审核,保证行政处罚裁量的统一、正确行使。

在案件审理中发现缺少必要证据材料或者在行政处罚决定中未说明裁量理由的,应当要求办案人员补充调查或者补充说明。

第十四条 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法制机构应当建立行政执法评议考核制度,将行政处罚裁量权基准制度的执行情况,作为行政执法评议考核内容,对正确行使处罚裁量权的情况进行监督,并定期将考评结果和监督情况向行政部门主要负责人汇报或在系统内通报。

第十五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构成行政处罚不当的,应当及时纠正,并按照行政机关工作人员行政过错责任追究相关规定,追究有关人员的相关责任:

(一)因处罚裁量权行使不当,行政处罚显失公正,造成行政处罚案件被人民法院判决变更的;

(二)因处罚裁量权行使不当,造成行政处罚案件被行政复议机关变更的;

(三)行政处罚案件被上级相关部门确认为处罚裁量权行使不当并提出应当改正的;

(四)因处罚裁量权行使不当,造成社会不良影响的;

(五)违反处罚裁量权先例原则,出现重责轻罚、轻责重罚、同案不同罚等滥用处罚裁量权行为。

第十六条 劳动保障执法机关应当按照本基准制度的相关规定,结合《大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行政处罚裁量标准》(见附件)正确行使处罚裁量权。

第十七条  法律、法规和规章对处罚裁量权行使已有明确规定的,从其规定;本基准制度实施后,与新颁布、修订的法律、法规和规章不一致的,应当根据法律、法规和规章的另行规定做出必要调整。

第十八条  本基准制度自2019年 月 日起施行,有效期2年,原《大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指导标准》(大人社发[2012]239号)同时废止。

 

附件:《大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行政处罚裁量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