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条  为落实行政执法全过程记录制度,规范行政执法程序,增强证据意识,实现行政执法全过程留痕、可追溯管理,促进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等法律法规,结合市人防办实际,制定本办法。 

第二条  本办法所称本办法所称全过程记录,是指执法机构及其执法人员通过文字、音像等记录方式,对行政执法的程序启动、调查取证、审查决定、送达执行、归档管理等行政执法全部过程进行跟踪记录的活动,做到执法全过程留痕和可回溯管理。

文字记录方式包括向当事人出具的行政执法文书、调查取证相关文书、鉴定意见、专家论证报告、听证报告、案件讨论记录、内部程序审批表、送达回证等书面记录。

音像记录方式包括采用照相、录音、录像、视频监控等方式进行的记录。

文字与音像记录方式可同时使用,也可分别使用。本办法另有规定的按规定执行。

第三条  执法机构、工程与法制处按照各自职责,分别负责推进行政执法全过程记录相关工作。

执法机构负责具体实施行政执法全过程记录工作,通过执法文书、音像记录设备设备等,对行政执法各个环节进行全面记录,并负责保管机关执法记录设备。

工程与法制处负责对行政执法全过程记录工作的监督和检查。

第四条  执法人员使用音像记录设备对执法过程进行同步录音录像应遵循同步摄录、集中管理、规范归档、严格保密的原则,确保视听资料的全面、客观、合法、有效。

第五条  工程与法制处根据工作需要,通过提取、调看音像记录设备信息等方式,开展执法监督工作。

第六条  执法人员在当天执法活动结束后,须在第一时间将现场执法音像记录信息导出保存;连续工作、异地执法或者在偏远、交通不便地区执法办案,确实无法及时移交资料的,应当在返回单位后24小时内将现场执法音像记录信息导出保存。

执法人员在行政执法行为终结之日起30日内(法律法规和规章另有要求的,从其规定),应将行政执法过程中形成的书面和音像记录按规定立卷,并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法》的规定归档、保存和使用。

执法人员不得私自复制、保存执法记录信息。

第七条  执法全过程音像记录最少保存2年,作为证据使用的记录信息随案卷保存时限保存。 

第八条  有下列情形,应当采取刻录光盘等方式,长期保存记录的影像资料:

(一)当事人对行政执法人员现场执法、办案有异议或者投诉、上访的;

(二)当事人逃避、拒绝、阻碍行政执法人员依法执行公务,或者谩骂、侮辱、殴打行政执法人员的;

(三)行政执法人员参与处置群体性事件、突发事件的;

(四)其他需要长期保存的情况。

第九条  现场执法音像记录需要作为证据使用的,从存储设备中复制调取,应当按照有关要求,制作文字说明材料,注明制作人、提取人、提取时间等信息,并将其复制为光盘后附卷。

第十条  因工作需要查阅音像记录的,应当报办主管领导批准,并由保管人对查阅人、查阅事由、查阅时间等情况进行登记后,方可查阅。 

第十一条  在办理涉法涉诉案件、执法监督、案情研判等工作中,需要调取、查看现场执法记录的,依照第十条规定执行。

第十二条  任何人不得对原始现场执法记录进行删节、修改。除作为证据使用外,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对外提供现场执法记录。

第十三条  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的现场执法记录,应严格按照保密工作规定进行管理。

第十四条  执法人员在保管、使用音像记录设备时有下列行为之一的,按照有关规定处理,情节严重或造成不良影响的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规定追究责任: 

(一)故意删除有效证据信息的; 

(二)擅自借给其他人员使用的; 

(三)不按照规定进行现场执法记录,导致发生涉法信访、投诉或引发网络、媒体负面炒作的; 

(四)违反规定泄露现场执法摄录的音像资料内容造成后果的; 

(五)故意摄录虚假证据信息或对摄录的音像资料进行删改,弄虚作假的; 

(六)用于非单位工作或违法违纪活动的; 

(七)保管不妥造成现场执法音像记录设备遗失、被盗或不按照规定存储致使摄录的音像资料损毁、丢失,并造成后果的; 

(八)有其他严重违反音像记录设备管理、使用规定行为的。 

第十五条  本制度自2019年7月1日起施行。